向笔者介绍她的父亲……

2019-11-26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140)

张仁初,1927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是我军一代杰出战将。抗战时期,他率部驰骋在山东战场,痛击日伪军,威震敌胆,战功赫赫。日前,他的女儿张玉兰、张康兰姊妹接受采访,向笔者介绍她的父亲……

抗战英雄张仁初将军的传奇人生

骁勇善战人送外号“张疯子”

当笔者来到我国着名妇产科教授张玉兰和济南军区总医院眼科专家张康兰教授家中采访时,两姊妹一说起父亲张仁初,眼里都闪烁着自豪和深情:“我很小的时候就听那些叔叔伯伯们说,我父亲打仗从来不怕死,一着急就撸起袖子往前冲,不要命的打法,所以大家都喊他‘张疯子’。”说到这里,张女士呵呵笑起来,对父亲的敬仰之情溢于言表。张仁初18岁在家乡参加当地游击队,从此便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打下来,杀敌负伤,流血斩将,张仁初从不喊一声苦累,他豪爽的性格和勇猛的战斗力使得战友们十分敬佩他。1936年在陕北“直罗镇战役”中,敌人来势汹汹,战士们久攻不下,张仁初气得直跺脚,把衣服一扒,光着膀子拎着大刀就冲进了敌群,左劈右砍,和敌人展开殊死搏斗。

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只有他干得出来,由此,“张疯子”的外号便流传开来。张女士说,小时候大家看到她就说:“这是‘张疯子’家的小孩。”她觉得很不高兴,但是后来她开始佩服父亲的勇敢。

机智突围保护了115师师部

“七七事变”之后,全民族的抗战统一战线形成,张仁初所在部队改编成八路军115师,当时,张仁初任686团3营营长。1937年9月,张仁初率3营战士作为主力,参加了平型关阻击战。1939年3月1日,时任八路军115师686团副团长的张仁初,跟随115师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进入山东,直到抗战胜利,一直辗转山东大地,积极抗战。

115师主力部队进入泰安以西,直接威胁当时由日寇控制的济南、兖州及津浦铁路,引起了日寇的恐慌。5月上旬,敌人调集兖州、东阿、汶上等14个县日伪军8000余人,汽车、坦克100多辆,火炮100余门,兵分九路开进泰西地区进行“扫荡”,寻我主力决战。

5月11日清晨,115师驻地四面枪声大作,115师师部、686团、中共鲁西区党委、泰西特委及津浦支队共3000余人被日军包围在肥城东南陆房一带。陆房地形像个铜盆,纵横不到10公里,南北西三面环山,东面是丘陵。陆房距日军尾高龟藏司令官指挥部驻地演马庄仅10公里,形势十分危急。

已经任686团长的张仁初和政委刘西元再三研究部署后,对686团作了紧急动员,随后按照部署,一营抢占高点--陆房西侧的肥柱山,特务连、侦察连占领牙山、磨盘岭。撤回到陆房的二营抢占南边的鸠山、横山。

敌人越来越近了,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发起全线进攻。张仁初带警卫班跑到一营阵地肥柱山直接指挥,敌人的炮弹射向肥柱山,山上弹片横飞,碎石滚滚,硝烟弥漫,一营战士面对数倍于己的日寇,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阵地前日军尸体横躺竖卧。

敌人第九次冲锋又被打退了。直到黄昏肥柱山丝毫未动。当天晚上,敌人在各道路关口燃起篝火,不时打炮射击,防我突围。在张仁初、刘西元的建议下,师部决定趁敌夜间收缩兵力,连夜突围。686团官兵用布条和草团包住锅碗瓢勺,骑兵以布裹马蹄防止发出声响,战士胳膊上扎着白毛巾作为联络记号。

是夜22时,张仁初指挥686团在夜幕下掩护师部和地方党政机关沿牙山庄、刘皮庄之间的山沟向西南方疾进,在敌人眼皮底下越过了封锁线。12日拂晓,我军已在距陆房六七十里路的无盐村安然宿营了。天大亮时,日军朝肥柱山和陆房猛烈炮击,等日军冲进村里时发现空空荡荡,惊呼:“八路从天上飞了?!”

张康兰告诉记者,后来,父亲经常对她们姐妹们说起这一段儿,一想到日本人面对空空的阵地时的样子,一家人都开心地笑个不停。

单枪匹马一人打死一车鬼子

在一次战役中,部队缴获了一匹战马。战后,征得罗荣桓政委同意,地方党政领导特将一匹战马“花斑豹”配发给张仁初,作为对他指挥果断、作战有功的奖赏。张仁初骑上这匹宝马良驹真是如虎添翼。“花斑豹”载着这位勇猛的战将驰骋在山东抗日战场,屡建奇功。

1940年,在鲁南天宝山根据地反“扫荡”时,一鬼子头目驾着汽车突围逃跑,当时担任八路军鲁南支队队长兼686团团长的张仁初飞身上马冲了上去,“花斑豹”紧追不舍。前面军车上的鬼子回过身来向他开火,他伏身马上,手握两把匣子枪,左右开弓,车上的鬼子一个个中弹掉下车来,后,就连驾车的司机也被张仁初一枪干掉,鬼子军车趴在了路上,全车的鬼子全部毙命。

他看着紧追而来的警卫员和骑兵班,一手勒着“花斑豹”,一手用力地拍着汽车蓬顶笑着说:“哈哈,小鬼子,走山路看你快还是我的马快,看到底谁厉害!”

本文由www.8814.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向笔者介绍她的父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