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模式有两种

2020-01-15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182)

目前,由于传统农家书屋的资源更新慢、利用率低等原因,农家书屋持续发展的问题引发人们关注。本文从数字农家书屋建设现状与建设模式角度出发,探讨数字农家书屋建设的相关问题,以期给数字农家书屋建设相关工作提供一些借鉴与启示。 中国论文网 数字农家书屋;建设模式;现状研究 赵蕊荣,陕西职业技术学院。 数字农家书屋是指通过电脑、电视、手机、iPad等终端平台,在行政村设置的公共文化服务机构,主要关注农民用户的文化信息需求,提供数字化、多样化与特色化的信息知识,以满足农民的信息需要,提高农民信息素养,培育现代化新型农民,发展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倡导全民阅读,普及科学知识,提高国民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促进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培育健康网络文化。”[1]报告要求政府主导全民阅读的公平性与公正性,融合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并创新文化传播内容与方式。农民占我国国民人口总数的比重超过40%,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城乡协调发展、推进农村公共文化服务进程等,都需要提高农民文化知识水平和信息素养。在这一过程中,农家书屋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传统农家书屋面临资源种类少、更新慢等问题,建设与发展数字农家书屋关乎农家书屋的可持续发展。因此,为促进与保障社会公平、公正,必须大力加强我国广大农村地区的数字农家书屋建设。数字农家书屋是传统农家书屋的延续与发展,目标是解决传统农家书屋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提供符合新时代农民需求的信息资源。下文对我国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现状进行简要概括和分析,以期给数字农家书屋建设提供借鉴。 一、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现状 笔者以CNKI数据库为依据,通过高级检索“数字”+“农家书屋”关键词,共检索到相关文献56篇。按照发表年度分组浏览的方式,主要选取报纸和会议记录类文献,我国部分省数字农家书屋建设情况如表1所示。 表1呈现了从2010年至2016年我国部分省数字农家书屋整体建设历程,由于一些不可控因素,有些地区的数字农家书屋建设情况没有进行统计,但不影响表1对数字农家书屋整体建设情况的反映。我国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自2010年开始整体上呈现由中部地区逐渐向四周扩散的趋势,并表现以下特征。 1.内容多 数字农家书屋的多媒体、电子书刊、音视频读物等数字资源信息内容丰富,针对性强,贴近农民现实需求。具体内容主要包括农家书屋工程简介、相关的政策法规和规章制度、地方区域文化特色、“三农”相关多媒体资源、电子书刊、会议论文、专利、标准等,检索到的信息可以全部或部分在线阅览或下载[17]。多样化的信息资源内容符合新时代农民的信息需求,有利于提升农民的信息素养与专业技能,满足农村群体的文化需要,丰富广大农村地区人民的精神生活。 2.更新快 相对于传统农家书屋的纸质资源,数字农家书屋依托互联网使其数字资源在更新速度上具有明显的优势。如山东菏泽数字农家书屋内容实时更新,内蒙古锡林浩特数字农家书屋资源24小时更新等。即便是卫星数字农家书屋,更新速度也较传统农家书屋快,有效解决了传统农家书屋资源老旧及利用率不高的问题。 3.覆盖广 目前现有的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比例如图1所示。 图1表明,我国超过40%的省份、50%的直辖市和20%的自治区开展数字农家书屋建设工程,分布地点包括我国东西南北中各个区域,覆盖范围大、传播区域广、受惠群众多。笔者采用网页随机检索与浏览的方式,发现上述统计数字是低比例值范围,黑龙江、西藏等地都已经开始建设数字农家书屋,数字农家书屋的实际覆盖范围更广阔。 4.成本低 一是建设成本低。一台电脑,一根网线,一台安装卫星接收设备的电视机,即可使农家书屋获得相关资源。二是管理成本低,义务管理的现象普遍存在。数字农家书屋管理人员充当“中间人”的角色,一方面要接收新的信息资源并进行传播推广,另一方面要加强与农民的交流沟通,将不同地区农民的需求传达给上级。因此,提高薪酬并适时加强培训,是促进数字农家书屋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5.可管控 由于数字农家书屋实行标准化建设,按照统一模式推送标准化的信息资源,建设规划、内容类型、更新时间、发展目标等存在一致性,便于实行集中可控制的统一式管理。 二、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模式 目前,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模式有两种:一是基于三网的数字农家书屋模式,如鄂州、安徽、甘肃等部分地区采用的就是三网模式;二是卫星数字农家书屋模式,如菏泽、西藏等部分地区采用卫星数字书屋模式。这两种模式既有共同特征,也存在不同的特点。 1.模式的共性与特性 共性是由联合主体进行开发与建设。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或航空科技集团等通过合同或协议合作的方式进行建设。书屋资源内容类型丰富、传播速度快、更新及时、凸显时代特色,结合当地经济、社会与文化建设的大背景,为农民提供地方发展规划、科普知识等方面信息;考虑农民信息需要的小环境,提供个性化的信息推送服务,如实用技能、心理健康等知识,不断完善相关信息资源。关注农村弱势群体,为农村留守儿童、老人等提供适宜的资源服务;开发与整合数字资源,提供不同类型资源的一站式检索服务;打造农家数字书屋服务品牌,定期推送精品资源与服务等。根据农民的直接信息反馈与间接信息反馈,定期并及时更新资源,不断丰富书屋数字化内容,提升数字农家书屋资源与服务的利用率及满意度。 同时,二者也具有各自的特征:首先,建设主体不同。前者主要是通过政府与新闻广电出版局合作,按照协议规划内容开展农家数字书屋建设;后者一般是新闻出版广电局等与航空航天传媒公司合作,根据相关的计划与部署,传送数字化资源。其次,传播方式不同。前者依托电信网、互联网和电视网,通过有线电视、电脑或手机等传送信息;后者通过卫星连接终端设备,在电视、投影屏幕上开展数字阅读服务。不同地域可根据本地实际特点,选择适合本地的发展模式,如鄂州等地的三网模式、张家口等地的卫星模式。 2.模式的融合与发展 从长远看,二者的融合发展趋势在所难免,单一的信息传播方式难以满足用户的所有需求。随着全球智慧化的发展趋势及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催生了新的传播媒介和信息利用方式。信息接收媒体终端的更新、农民信息素养的普遍提升等因素,都会给传统的数字农家书屋模式带来更多的变革与创新。为了保障数字农家书屋真正发挥其服务“三农”的价值与作用,并考虑到今后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在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过程中,建议同一地域尝试不同模式的数字农家书屋建设,真正促进数字农家书屋的可持续发展。 综上所述,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具有内容多、更新快、覆盖广、成本低、可管控的特征,目前主要有三网模式与卫星数字农家书屋两种建设模式。各地要根据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建设具有特色的农家数字书屋,以促进数字农家书屋的可持续发展。 [1]陈熹,胡先阳. 我省推广卫星数字农家书屋[N]. 湖北日报,2010-11-11. [2]李冠礁. 共同探索打造卫星数字农家书屋[N]. 中国航天报,2010-11-12. [3]任维东. 云南兴建卫星数字农家书屋[N]. 光明日报,2011-12-27. [4]陈华文. 年内建设60个“数字农家书屋”[N]. 贵阳日报,2011-02-11. [5]孙丁玲. 卫星数字农家书屋河北试点已安装70%[N]. 中国航天报,2012-08-15. [6]王佳欣,姚贞. 龙源集团捐建天津“数字农家书屋”[N]. 中国新闻出版报,2012-09-27. [7]李珂. 年内拟建成1至2家数字农家书屋[N]. 福建日报,2013-01-21. [8]房名名. 我区实现卫星数字农家书屋全覆盖[N]. 宁夏日报,2013-06-19. [9]时苏建. 我市1000个行政村将获捐赠数字农家书屋[N]. 菏泽日报,2013-07-01. [10]黄蕾. 江苏农家书屋无线阅读系统建成[N]. 国家电网报,2014-12-01. [11]罗石香. 我省农家书屋实现行政村全覆盖[N]. 贵州日报,2014-08-04. [12]文德丽. 锡林浩特建成首批卫星数字农家书屋[N].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5-08-14. [13]段春秀. 建“数字农家书屋”,叫好也要叫座[N]. 内江日报,2015-09-26. [14]谷训. 数字农家书屋明年覆盖全市所有农村教学点[N]. 重庆日报,2016-05-03.

本文由www.8814.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模式有两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