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酒风浩荡

2020-02-06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191)

诸般风俗习惯中,酒风似乎可为一地居民标签。说起酒风浩荡,东北三省,似乎在多数国人眼中,都名列前茅。

然而,媒体报道,称如今以辽宁为代表的东北,在招商引资中“不拼酒来拼服务”。与之对应的惨痛历史,则是常到东北出差的广州一公司项目经理所言:“经常是一下飞机这边马上就开喝,直到离开前还在喝,整个考察期间人都是昏昏沉沉的……”

我生长在东北,多年也算走南闯北,以个人有限的视角和经验,东北人的浩荡酒风实在名不副实:若论酒量,好多地方都可以轻易在个人赛中干掉东北人。若论酒风之凶悍执着,有些地方也能甩东北几道街。

但国人对于东北人嗜酒的刻板印象如旧,以至于招商引资不喝大酒,都成了新闻。

自地理政经到遗传基因,是一地酒风形成之原因

酒风首先是结果。一地酒风之形成,原因复杂,自地理政经到遗传基因,都能起作用,其中哪一项都难称决定性。若说共性,比如天气寒冷或空气潮湿,比如工作劳累,民族习俗,绝望贫穷的生活状态,集体焦虑感……大抵与酗酒相伴。

比如当年的延边敖东足球队,就爆出过球员赛前一晚还在大喝的新闻。再比如俄罗斯,历史上就嗜酒如命,任何一个文学大家笔下没有一个典型酒徒都拿不出手。

一地人好酒的原因,除了自然条件,还有下岗潮、经济下行等社会因素。甚至可以说,多数饮酒大省,都处于老、少、边、穷之地。

▲一家国企在广州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联欢会,当晚共摆了70多桌,每桌3900多元。图片来自新华社

但也不尽然。酒风是一种文化,是很多原因造成的结果,文化一旦形成,就有了自己的生命力,即便时势变易,也不会轻易消散。

有研究称,随着收入提升,人们饮酒度数越来越低,烈度酒饮用越来越少,酗酒者也会减少。这可能是一个比较普遍的规律,但是在很多地方,并不一定适用。

比如俄罗斯,饮酒量与经济发展似乎也没有强烈关联,俄罗斯人到了哪里,都该喝喝,该倒倒。

招商引资中的公款吃喝风是权力纵容下的怪象

然而若不局限于民间酒风文化,而承认媒体报道中所观察到的现象属实,即政府招商引资过程中饮酒之风在逐渐消退,那说明,酒风这事,就不仅是文化或环境视角可以解释了。其实任何文化,都不可避免和当地的经济形势有一定关系。尤其在一些国有企业长期全面影响社会的区域,酒风都会受到一定影响。

如果因为“禁酒”这样的行政力量,可以刹住招商引资中的酒风,甚至公款吃喝之风,那实际上也就说明,之前公款吃喝之风大盛,未必与民间之酒风完全相关,更可能原本就是权力遮掩纵容下的怪象。

今日之事,可能并非移风易俗,而是在矫正之前权力失察下衍生的畸变。

这既不是一地的积弊,自然也可望在各地复制。不过如何让自我纠正、自我监督不会“一放就乱”,现在还是没有找到长期有效的办法。也因此,嗜酒之民风虽不足以深忧,但招商引资公款酒风之暂落,还不到高枕无忧的时候。

本文由www.8814.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说起酒风浩荡

关键词: